微信红包活动网讯:当前,微信红包愈来愈受到社交网络的青睐,“让红包飞”成为了大家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娱乐活动。

不过您可得注意:微信红包不但可能拆出0.01元,还有可能拆出有期徒刑来……

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抢红包”背后的故事 2015年7月8日至24日,来自台州市椒江区的杨冬寅等人组建了一个微信“红包群”,虽然这个群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它的群成员却大多是经常参与赌博的“专业人士”,他们在杨冬寅等人的召集下聚拢在这个微信群中,上演起惊险刺激的 “红包风云”。

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抢红包究竟是如何变成了赌博呢?微信群建起来后,杨冬寅与同案的崔斌斌、杨芊芊一起组织群成员进行赌博:step1编辑收款二维码至群内,step2收取群内成员支付的赌资step3按照5%的比例进行抽头step4将余款以红包形式发到群内step5抢到红包金额最小者接着出资发包……同年7月10日,因“业务需要”,杨冬寅又召集其配偶陈灵娟、堂媳妇齐六六至群内负责“组织、后勤工作”。

不久,为应对群内参赌人员流失、获利下降的状况,杨冬寅、崔斌斌又通过加入他人组建的微信赌博群,了解赌博新玩法,识别、拉拢积极参与赌博的人员。随后,他们将新结识的赌博人员拉进群内,使用新赌博玩法——以抢到红包金额的小数点后二位大小定输赢,继续聚众赌博,并从中抽头。

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红包群”虽小,滚滚暴利可不少在杨冬寅等人组织赌博期间,该群涉及的赌资累计人民币1994715元,杨冬寅等人共抽头获利人民币104780元。共发出:¥金额为380元的红包138个,各抽头20元;¥金额为285元的红包3117个,各抽头15元;¥金额为190元的红包4935个,各抽头10元;……案件性质有分歧听全国模范检察官来解析

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在该案的办理过程中,对于杨冬寅等人利用微信平台建群聚众赌博这一行为究竟该如何定性,存在不同的看法。下面就让全国模范检察官王盛来为我们一一解析: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Q:杨冬寅等人到底是犯了开设赌场罪还是赌博罪呢?A:利用微信群和微信红包开设赌局的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开设赌场罪是指在现实生活以及网络上开设赌场的行为。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的行为。本案中,杨冬寅等人制定赌博规则,建立用于赌博的微信群,并以“启动包”的形式发动赌博活动,并对赌博行为进行抽头,除赌博场所并非实体空间外,其余特征与在实体空间内开设赌场行为并无二致。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Q:本案中杨冬寅等人建立的微信群属不属于“赌博网站”,能否适用于网络赌博的相关规定定罪量刑?A:本案可以参照适用“两高一部”出台的《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定罪量刑。赌博网站指的是为参赌人员提供的具有一定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专门用于赌博的网上平台。网站的所有者、管理者通过设定赌博规则、参与网站管理等方式实现对网站的控制。在《意见》出台时,尚没有出现“微信”,囿于当时的社会发展现状,不可能明确将微信平台明文纳入,但从上述几方面看,本案中的微信群在功能上符合“赌博网站”的特征,在目前司法解释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将上述微信群视为“赌博网站”,参照适用《意见》规定进行定罪处罚具有合理性。

太吓人了,拆微信红包拆出有期徒刑?!大家千万小心!!

Q:本案究竟该由抢红包操作地还是微信服务器所在地的司法机关来管辖?A:赌客参赌抢红包操作地司法机关具有管辖权。《意见》明确规定,网络赌博犯罪案件的地域管辖,应当坚持以犯罪地管辖为主。“犯罪地”包括赌博网站服务器所在地、网络接入地,赌博网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以及赌博网站代理人、参赌人实施网络赌博行为地等。我国目前关于网络犯罪犯罪地的认定采取的是比较宽泛的标准,因此在确定网络赌博犯罪管辖时极有可能出现管辖权冲突。在确定归属时,首先应当考虑有利侦查原则,要看哪一地是主要犯罪地,哪一地管辖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

【本案处理结果】2016年,椒江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杨冬寅、崔斌斌、陈灵娟、杨芊芊、齐六六等人的行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对上述五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