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法分子恶意利用移动支付平台和网络红包衍生出的新型赌博形式。他们利用网络红包的随机性,进行押尾数大小、单双等形式的赌博。还有的网络赌博是不法分子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大量游戏币并向玩家兜售,与人民币进行双向兑换,利用差价和“汇率”牟利。

红包赌博、德州游戏,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传统赌博行为开始转移到互联网上,并衍生出许多新的手法。一些网友因为网络赌博而倾家荡产。网络赌博已成为网络生态的一大毒瘤。

红包等成网络赌博新模式

腾讯打击网络黑产专项行动的负责人朱劲松介绍,目前的网络赌博主要有四种模式:

一是利用网站或app,通过直播的方式把线下赌场搬上网络,赌客只要注册个人账户并充值后,即可参与赌博;二是基于体育竞技、福利彩票的结果等进行外围赌博,比如赌球网站等;第三种是不法分子恶意利用移动支付平台和网络红包衍生出的新型赌博形式。他们利用网络红包的随机性,进行押尾数大小、单双等形式的赌博。还有一种网络赌博则是利用一些休闲游戏平台,不法分子通过盗号、外挂、作弊等非法手段获取大量游戏币,并向玩家兜售,与人民币进行双向兑换,利用差价和“汇率”牟利。

在网络赌博中,许多人会对“数字化的金钱”麻木了,因为过去传统的赌博是以现金的方式结算,而网络赌博中的金钱只是一串数字,所以用户赌资流失的速度也会更为迅速。同时,网络的便利性也使得更多的人得以参与到赌局中来,不仅更容易形成一些大的赌局,而且使得不法分子开设赌局的成本更低。

微信红包赌博:输赢随机

由于微信、支付宝红包的随机性,一些群主便利用随机红包金额数进行赌博,一些玩家甚至输掉数万元。日前,一个发生在江苏省南通市的微信红包赌博案件就使得多名玩家输掉上万元的金钱。

在这个名为“夜皇赌博群”的微信群里,群主设置了复杂多样的赌博规则吸引赌客加入。微信群主非常谨慎,玩家必须由群内的老赌客介绍、群主审核才可以进入,同时群主还会定期清理不参与赌博的成员。赌博群内不聊天,也不能发送其他赌博群的广告。赌博群内的工作人员会在群内发送随机的红包,并以红包尾数作为开奖的结果,其规则大致可分为龙虎斗、单注、连码等等。

龙虎斗是以50元起押,5000元封顶,5个红包的第一个红包尾数为龙最后一个红包尾数为虎,可以押龙、押虎、押和,赔率是1:2。第二押单注是50元起押,5000元封顶,5个红包每个红包的尾数为中奖的号码,群成员从0-9任选一个数字进行押注,红包尾数有一个相同赔率是1:2,2个相同赔率是1:3,3个相同赔率是1:5,4个相同赔率是1:10,5个相同的时候赔率就高达1:25。高额的赔率吸引着玩家的不断投入。

此外,德州扑克本身就是一种带有“运气”色彩的游戏,玩德州游戏的一个玩家曾输掉500万人民币。

网络赌博不是法外之地

网络赌博算不算赌博?受不受到法律的监管呢?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网络犯罪研究专家于志刚教授表示,目前我国已于2006年增设了开设赌场罪,2010年又出台了网络赌博司法解释,对网络赌博进行了解释;并且在实际处理中,司法机关认定赌博社交群组等为赌场,同时将赌博社交群组的建立者和管理者以开设赌场罪予以刑事制裁。

他强调,网络赌博的治理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参与,互联网企业尤其是网络服务平台要积极履行自身的平台责任。大型的互联网企业,作为网络平台的缔造者和管理者,如同现实社会中的商场、集贸市场建立者、管理者一样,需要对于平台内的全部行为起到起码的监管责任,如果平台疏于管理,甚至放纵或恶意,使平台空间内网络赌博泛滥,则应当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法律责任,直到承担刑法上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根据腾讯透露的数据,截至2016年7月,在包括微信和qq的两大平台,总共对2.5万个涉嫌赌博的社交群号进行了封群的处理,对超过3500个个人的赌博账号进行了限制支付或者是红包支付等功能。同时针对游戏赌博,尤其是天天德州游戏,腾讯启动了8小时的游戏时长限制,同时关停了一些高分倍的游戏赛场。目前腾讯已经对于非法交易的2800多个德州的账号进行了打击和封号,仅7月份就对将近60个币商的账号进行了封禁。对于一些涉及线下赌博的团伙,腾讯将把相关线索移交给公安机关进行打击。

网络赌博的四种模式:

1.利用网站或app,通过直播的方式把线下赌场搬上网络,赌客只要注册个人账户并充值后,即可参与赌博;

2.基于体育竞技、福利彩票的结果等进行外围赌博,比如赌球网站等;

3.不法分子恶意利用移动支付平台和网络红包,利用网络红包的随机性,进行押尾数大小、单双等形式的赌博;

4.利用一些休闲游戏平台,不法分子通过盗号、外挂、作弊等非法手段获取大量游戏币,并向玩家兜售,与人民币进行双向兑换,利用差价和“汇率”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