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活动网讯:收发微信红包成了很多人联络感情的方法,但也成了部分人隐蔽行贿的方式,别以为发电子红包就穿上了“隐身衣”中纪委近日发布了一个案例

安徽一官员收受微信红包4800元微信转账2000元多次为粮贩子“开绿灯”最终被 撤职处分

广东省纪委今年年初就曾明确表示党员干部收受电子红包同样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收红包不但违纪还有可能违法《刑法》对受贿罪有严格的定义和量刑

收微信转账与红包6800元予以服务对象便利致丢官

随着执纪越来越严,“四风”也在不断改头换面,“躲”进虚拟空间的违规电子红包就是其中的新表现。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安徽省界首市靳寨粮站副站长张宾违纪问题剖析。

zhe-xie-ni-bu-zhi-dao-shou-fa-wei-xin-hong-bao-fen-fen-zhong-wei-ji-you-wei-fa

与其他案例所不同的是,在这起典型违纪案例中,微信红包成为砸开党员干部纪律底线的“破窗石”。从“线下”到“线上”,互联网成为正风肃纪的新战场。微信红包、手机转账、电子礼品卡、充值点券、网购礼品快递等各种电子“红包”,在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之后,俨然成为送礼的“神器”,尤需警惕。

微信红包金额不大,但积少成多也会突破底线。作为一种增进亲朋好友之间感情、交流娱乐的方式,微信红包近年来很流行。但对党员干部而言,如果将其作为接受管理服务对象礼品礼金的渠道,同样也会违纪甚至违法。

在张宾违纪案例中,当事人先后三次共收取14个200元微信红包,共计2800元;2次接受微信支付转账,每次2000元;合计6800元,张宾一次次为粮贩子不合要求的粮食入库提供便利,7月1日,安徽省界首市粮食局给予张宾撤职处分。

“小恶之始,终至大错”,小额微信红包一个个砸来,最终砸破了纪律的底线。

zhe-xie-ni-bu-zhi-dao-shou-fa-wei-xin-hong-bao-fen-fen-zhong-wei-ji-you-wei-fa

收受电子红包被列入查处范围

电子红包“七十二变”,变不掉背后用“真金白银”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的本质,怎么监督党员干部收受电子红包成为纪检部门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2014年9月,中央纪委将“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等”列入“四风”查处范围,山西、福建等多个省份也紧抓节点,明确禁止利用微信、支付宝、电子礼品卡、充值点券等收送礼品礼金。“四风”无论以什么形式存在,纪检监察机关都决不会放过。 

对于微信红包等支付手段,广东省纪委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梅河清曾明确表示,党员干部收受电子红包,同样适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收受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电子红包或是明显超出礼尚往来的电子红包,凡接到群众反映,都会认真查处,严肃处理。

纪律处分条例这样规定

第八十三条  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等,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官方是这样盯防电子红包的

官方究竟如何盯防“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办特聘专家、北工大教授石宇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微信红包”、电子预付卡等都是依托于网络、移动终端进行交易,表面看起来似乎防不胜防,隐蔽性很强,但实际在技术层面并不难防范。

“只要有交易,那么手机号和TD都会留下轨迹”,他解释说,防范利用“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行贿受贿,需要运营商、金融部门协同作战,“首先是监控数据流,然后如同情报分析一般,建立模型,从数据流中‘过滤’、筛查可疑线索,找出异常支付、异常交易的蛛丝马迹”。

刑法是这样规定的

《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条,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

《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规定↓↓↓

个人受贿不满五千元,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情节较轻的,由其所在单位或上级主管机关酌情给予行政处分。

个人受贿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一万元,犯罪后有悔改表现、积极退脏的,可以减轻处罚或免予刑事处罚,由其所在单位或上级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分。

个人受贿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的,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收受礼金罪未被列入《刑法》

根据现行规定,官员单纯收受礼金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视情节轻重要受党纪、政纪处分。在司法实践中,一些官员经常以“礼尚往来”为由为实际上的受贿行为辩护。

《刑法》规定,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这意味着,除了“索贿”,还必须满足“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一条件才构成受贿罪。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曾拟定新罪名“收受礼金罪”,以解决向官员进行情感投资的定罪问题。但最终,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并未写入“收受礼金罪”条款。

有专家呼吁,更科学的方法,是考虑修改受贿罪本身,取消“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要件。

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几乎都没有将“为他人谋取利益”作为受贿罪的构成要件。比如《德国刑法典》第三百三十一条第一款对受贿罪作了如下规定:“公务员或者从事特别公务的人员,对现在或将来职务上的行为索要、让他人允诺或收受他人利益的,因而可能违反其职务义务的,处6个月以上5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

一直以来,不正常的人情往来是腐败的高发地带,所以,反腐若要继续深入,必须向这种人情腐败说不,未来的刑法修改,需重视这一问题,加快研究论证,尽早拿出解决方案。

简而言之国家工作人员不能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等否则违纪违法的处分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