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活动网讯:前几天看了一篇文章,说的是微信抢红包的秘密,觉得挺有意思,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对于微信红包我们通常的理解是这样的:每次抢红包的金额是随机分配的,也就是说在红包总金额和红包个数给定的前提下,每位群成员抢到红包的机会是一样的。但是真相是不是这样子的呢?

一般人可能想想就作罢了,可是一位名叫谢宇的教授决定探寻一下真相。这个谢宇教授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北京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和“千人计划”讲座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为了探寻真相,他在北大授课期间做了一个“领红包与教授共进午餐”的实验。结果发现一个惊人的结论:领红包金额可能并非完全随机,而是与用户经历有一定的关联。

教授的实验实施起来容易,但是分析过程或许就有些难度了,所以我们不妨略过分析,直接看结果:领取的红包金额与用户经历之间存在先增后减的关系。对于使用微信账号时间较短的用户,其在红包领取活动中得到的金额随着其用户经历的增加而增加;但在经过一个拐点之后,随着用户经历的增加,其在红包领取活动中得到的金额会减少。用户经历对于领到极端低值的可能性没有显著影响;但对于领到极端高值的可能性存在显著性影响,而且影响的模式同样是先增后减,可以拟合为一条开口向下的抛物线;转折点的位置落在35个月附近,也就是说,使用微信35个月的人最容易抢到红包,在这之前是递增,在这之后是递减。

当然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腾讯公司的程序设计,而且该实验同时还受到很多变量的影响,比如人们的参与热情、网速的快慢、是否用了“抢红包助手”等,并且还有样本量的问题,所以这个结果是否能够最终成立,尚待商榷,不过如果腾讯公司能够提供更多大数据给教授的话,我们大家自然乐于看到隐藏在微信红包背后的真相。

其实,不管真相如何,我们对于抢红包的热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根本原因就在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理账户。我们每个人都有两个账户,一个是经济学帐户,一个是心理帐户,经济学帐户里,只要绝对量相同,每一块钱都是可以替代的。但是在心理帐户里,对每一块钱并不是一视同仁,而是根据来源不同,用途不同采取不同的态度。心理帐户有三种情形,一是将各期的收入或者各种不同方式的收入分在不同的账户中,不能相互填补;二是将不同来源的收入做不同的消费倾向;第三种情形是用不同的态度来对待不同数量的收入。

在微信抢红包这件事上,人们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抢红包,到手的往往只是很少的钱,虽然收入和付出并不平衡,但是人们仍然乐此不疲,就是因为在我们的心理账户中,抢红包得来的十块钱,价值明显大于工作得来的十块钱。钱的来源不同,给我们的感受明显不同。

当然,概率面前人人平等,没有谁能预知自己抽中红包后会是最大的还是最小的,所以我们更愿意相信,每个人选择的结果是完全随机的。

微信抢红包,开心就好,别太较真。